>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回 飞身上城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12 12:17作者:admin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回 飞身上城沧狼行最新章节

谭纶突然如梦初醒,抄起一杆火枪,对着天狼就扣下了扳机:“我不信你真的能刀枪不入,全都给我开枪!”城头的明军火枪手们一个个如梦初醒,纷纷扣下了板机,那两千多挺燃烧着火绳的枪口,一下子喷出了长长的火舌,烟雾弥漫,让整个城头都陷入了一片刺鼻的火药味中,把城头的一切,都裹在了一片云山雾罩里。

天狼手中拿着的那个酒坛,正被高高举起,往天狼的嘴里灌着酒泉,却是突然“啪”地一声,被几颗枪子击中,顿时碎裂成了几十片,而这些碎片又被后续的弹丸继续击中,碎得到处都是,一片又一片,如粉如泥,而坛中剩下的酒,“哗”地一下,全都洒在了地上,顿时,就在天狼的周围,形成了一道淡淡的酒雾。 后方的天狼军中传出一阵惊呼,林瑶仙睁大了眼睛,几乎要叫出声来,而李沉香干脆直接冲了出去,她的眼泪在秀颜上流淌,忘情地大喊道:“李师兄,李师兄!”可是天狼的周身红气却是一闪再闪,李沉香突然发现,天狼回过头,向着自己微微一笑,他那一身钢铁般的肌肉上,分明可以看到一颗颗的枪子击到了上面,却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被定在天狼肌肉的表面,他的周身上下的肌肤,腾起一片片淡淡的红气,把这些花生般大小的弹丸,就象吸铁石一样地吸附在身上,却是无法穿透他的肌肉,更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最多就是打得陷进皮肤内一两寸,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陷孔,但一滴血,也流不出来。

天狼脸上的那只黄金恶狼面当,被打中了七弹,如同北斗七星一般,在他的面具上留下了七个小孔,但是这七个陷孔里,分明可以看到七颗还在冒烟的弹丸,这副表情,诡异之极,而那两只炯炯有神,泛着红光的眼睛,却又给了李沉香莫大的镇定,她突然意识到,天狼没有事,而那狂奔的脚步,也不自觉地停下了。 天狼猛地一回头,这时候城头的枪声几乎全都停下了,火枪的击发和装弹需要很长的时间,至少要半分钟以上,更不用说这会儿城头几乎无人装弹,所有的军士都伸出脑袋,想要看这一下是不是击中了那个妖人。

天狼突然仰天哈哈大笑,厉声道:“怎么样,这回知道什么才叫刀枪不住了吗?知道什么才是真神现世吗?!”随着天狼的厉声大吼,城头每个士兵的耳膜都给震得“嗡嗡”作响,不少胆小的士兵甚至给吓得尿了裤子,而不自知,天狼突然眼中的红气一闪,从每个毛孔里都喷涌出滚滚红气,原先面当上和身上的那几十个陷孔,还有几十枚几乎是钉在他身体表面的弹丸铅子,如同雨点一样从他的身上掉落,砸到地上,落得满地都是碎弹壳。 天狼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杭州府啊杭州府,不要说我没给过你们投降的机会,现在,该轮到我了吧!”谭纶刚才都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惊得忘了下令,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世上竟然真的会有刀枪不入的的,直到天狼的眼睛猛地睁开,里面一片血红,杀气四溢之后,他才如梦初醒,大叫道:“天哪,天狼要上城了,快,快点装弹射击!”他说着,就抄起刚才自己开过的那杆火枪,慌张之下竟然忘了里面没有装枪子,对着城下的天狼连扣了几下扳机,却发现一下也打不响,这才注意到枪中无弹,连忙跟其他千余名手忙脚乱,开始装枪弹的军士们一样,一把抓起腰间的一囊枪子,哆嗦着手,往里面填药。

谭纶甚至来不及去看,这时的城头已经有千余名军士,纷纷扔掉了手中的火枪,夺路而逃,甚至有些人走投无路,直接一闭眼从两丈多高的城楼上跳了下去,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天狼不是人,离这个妖怪越远越好,越快越好!天狼一吸气,大喝一声“起”,他的身形如大鸟一般,冲天而起,不借任何的外力,就轻松地飞过了两丈多宽的护城河,一下子飞到了离城墙根部半丈远的城墙之上,他的脚在这片城墙上猛地一点,连壁虎游墙功都没用,这一脚下去,把城墙生生踢出一个一尺多深,半尺见方的坑,而他的脚在这坑中不停顿地一踩,身子就向上干拔两丈之多,直接飞上了那杭州的城头!柳元景刚刚从腰间抽出一枝三眼转轮短枪,这个新式武器,作为总兵的他也只有一杆,非到救命之时不可用,可是当他刚刚把短枪拿到手上时,却只见眼前一花,他抬头一看,却只见天狼那伟岸的身形正好在自己的头上,而天狼右手那闪着寒光的斩龙刀,则是柳元景在这个世上看到的最后景象,刀光一闪,他突然就失去了知觉,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天狼一刀斩了柳元景,一边的谭纶刚刚装好弹丸,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觉得胸前的几处穴道一麻,顿时就如同给施了定身法一样,再也动弹不得了。

天狼的声音顺着风,冷冷地钻进了他的耳中:“谭大人,你太累了,好好站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看看我是怎么做事的!”话音未落,天狼的身影突然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只听到惨叫声此起彼伏,虎入羊群是对现在这种情况最好的描述,火枪手们挤在一起,根本看不到目标,更是没有人想到抽出手中的刀剑来反抗。 斩龙刀的红光每一次地暴闪,都会伴随着几个人头和断肢残臂的飞起,而拳打脚踢的声音不绝于耳,明军的士兵们如同雨点一般,纷纷从城墙的两边落下,要么掉到城内的房屋顶上,要么直接落到了护城河里,溅起大片的水花,也就片刻时间,那本来一片碧水汪汪的护城河,就变得一片血红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