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念书莫忘做笔记,心有所感顺势写

2019-06-06 13:14作者:admin

念书莫忘做笔记,心有所感顺势写

  做笔记是念书的重要体例,是念书不成贫窭的一部门。

念书时,左边是书,右边是笔记本,碰着好词佳句则随手摘抄,心有所感便顺势写下,既能加深印象,堆集常识,亦便利往后检索,为作文治学打下基本。   前人念书治学,多有做笔记的习惯,学问也常常从笔记本中得来。 顾颉刚师长教师生平治学,勤于做念书笔记,从1914年至1980年去世,做笔记的习惯从未中断,60余年堆集笔记近百册,共四五百万言。

他所从事的古史研究需年夜量考证,做笔记是他治学研究、著书立说的基本,“为笔记既多,以之汇入论文,则论文充实矣;作文既多,以之灌于著作,则著作不朽矣。

”另外,在他看来,相对长篇年夜论的学术文章而言,笔记可长可短,有精练之美,做笔记“可以自抒心得,亦可以记实人言;其立场可以峻厉,亦可以滑稽,随便挥洒,有如行云流水,一任天机”,笔记实乃学术界的小品文。

  钱锺书念书也爱做笔记,从上世纪30年月到90年月一向坚持,单是外文笔记就达200多本、万多页。 据杨绛所言,他的笔记本“从国外到国内,从上海到北京,从一个宿舍到另外一个宿舍,从铁箱、木箱、纸箱,以至麻袋、枕套里出出进进。

”其笔记不但数目惊人,内容也广袤博杂,从高深博雅的经史子集,到通俗的小说院本、村谣俚语和笔记外史,古今中外,无所不容。

把这些笔记前后参照、彼此引证、通顺贯通贯通后,才有了如《管锥编》里那样汪洋恣肆、行走于工具之间游刃有余的文章。

  蔡元培晚年总结自己念书多年却“没甚么成绩”,原因之一是“不能勤笔”。

“不能勤笔”即不能勤于做笔记。 他说自己念书虽然只寄望于他所认为“有用的或可爱的材料”,“但往往为速读起见,无暇把这几点摘抄出来,或在书上做一点特殊的记号”,这样的后果是不容易检索,需要用的时辰“几近不轻易寻到”。   可见,对治学之人,做笔记是念书应有的轨范;而对通俗读者来讲,做笔记亦是一种值得吸收的体例。 不管念书是为长见识,为陶冶性灵,还是只为娱乐消遣,碰着有趣、有启发、有感于心的文字则随手记之,这文字便会在我们心里加深一层印象;经年累月,这笔记本便成了我们常日念书精华之堆集,是我们常识丰富、心灵成长的记实,是一种珍贵的记念。

若干年后,当我们重温昔时的笔记,看到自己熟习的字迹时,也许还会回想起某时某地写下这笔记时的气象,心里必定无比自得与平宁太平。   做笔记固然重要,但常常温故笔记更重要。 虽然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但只记笔记却不温习,一样轻易遗忘,经常巩固方能加深记忆,需要用时才能信手拈来;另外,温故而知新,在翻阅念书笔记时,往往能够前后贯通,发现新的问题。

钱锺书昔时就常常爱翻阅一两册中文或外文笔记,把超卓的片断读给杨绛听。

  做笔记需要时刻,如钱锺书做一遍笔记的时刻年夜约是读这本书的一倍。 但当你将做笔记算作是念书的一部门,熟习到做笔记的益处,便不会认为这时刻白白华侈了。 此刻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唯独念书不能快,做笔记不能急躁。   念书思虑,随手记之,同时不忘经常温故,无论对治学之人还是通俗读者,这习惯都值得我们秉承并坚持。 无论甚么时候,它城市成为我们好念书之人一笔贵重的财富。

  摘自人平易近日报。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