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网龙CEO熊立:网龙教育不走寻常路 创新和互联网是企业基因网龙CEO熊立网龙教育网龙教育小镇

2019-05-15 22:54作者:admin

  新技术可以改变很多行业,但在教育中的应用确实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产生改变的结果,熊立认为,目前VR对教育还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但的确是一个好的方向和趋势。 把新技术和部分教育应用场景相结合,比如知识点的呈现,可以把过程看的更加清晰,网龙希望老师教授的内容部分可用人工智能替代,VR的应用会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并提升学习效率。   B2BorB2C不是核心  深耕国内教育细分领域加快全球布局才是根本  目前网龙教育的业务涵盖学前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企业培训、非学历及终身教育等六大部分。 幼教是网龙从2016年才开始探索的领域,熊立表示目前还没有明显的市场表现。

  很多人会分析一个企业的商业或盈利模式,B2B、B2C还是B2B2C,对于这一点,熊立认为在网龙几种模式都有,最早把游戏带到其他国家,是偏C的行业,游戏更容易符合海外当地市场的特色,用户对一款游戏是否喜欢就可以确定市场的需求度,但是教育就很复杂,不是用喜欢或不喜欢可以定义的。

目前网龙把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分开做,因为国外和国内的政策和环境不太一样,海外用户需求和国内用户有很大差异。 海外的并购扩张是比较快的。

  网龙教育的收入主要来自ToB,在K12领域,华渔的产品已覆盖国内30多个省市和地区的学校。 在企业培训领域,华渔的合作客户包含可口可乐、雀巢银鹭、吉利汽车、交银施罗德、中国国电、金地集团、康师傅等。

但同时,华渔也在拓展C端用户,如面向C端用户的KIZ-VR(一款帮助小孩学英文的产品)以及之后推出的VR编辑器。 熊立说哪种模式不重要,只要能给企业和用户带来学习效率的提升和体验的改善,都可以尝试去做。

  熊立坦陈:“可以说网龙目前状况是国内用户增长比较快,国外市场收入比较多。

网龙认为三四线城市是教育的巨大市场,提升欠发达地区的教育水平是网龙的目标,虽然三四线城市在硬件设备的采购上压力比较大,但网龙的备课软件下载和资源软件更有优势,现在已有很多课件资源在免费赠送给欠发达地区。

”  在全球数字教育领域,网龙已形成覆盖全球市场的业务版图。 网龙子公司普罗米休斯,总部位于英国,凭借全球领先的电子白板、互动课桌等教育硬件产品以及全球最大的在线互动教学社区,已经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的130万间教室,以及200万名教师和3000万名学生用户。

网龙子公司Edmodo为全球K-12学校的教师、管理人员、学生和家长提供了通信和协作平台,注册用户超过9000万,遍布192个国家的40万所学校。

  网龙子公司JumpStart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专门为K-12阶段的儿童研发并提供创意和教育类游戏,目前月活用户超过500万,注册用户超过9000万,遍布北美、欧洲、南美、亚洲以及大洋洲。 网龙子公司驰声信息科技是一家一流的智能语音技术服务提供商,其语音评测、语音识别和语言教学领域的服务已经覆盖了128个国家的用户。 同时,网龙还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与俄罗斯、土耳其、马来西亚、印尼、缅甸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达成合作意向,共同构建“一带一路”教育生态。   熊立谈到几家并购的海外公司时表示,利用收购的子公司普罗米休斯的成熟国际市场渠道推出自己的产品,这是收购该公司时网龙最看重的。 另一家子公司Edmodo明年可以看到效果。

  对于即将拓展的非洲市场,熊立表示,各国对义务教育的支持需求都比较大,欠发达国家)也能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对接教育的都是政府部门,和国内的商业模式不太一样,目前和非洲国家如尼日利亚等的合作还是起步期,商业模式还在探索。

  现在已经完成一期和二期建设的网龙教育小镇又会在网龙教育体系中担当怎样的重要角色?熊立介绍,教育小镇是一个规划的过程,之前的目标是在各国建立100个教育小镇,根据不同国家的教育政策和状况,建不同的小镇,但发现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各国的教育政策和环境差异很大。 因此,目前定位网龙教育小镇不同于一般小镇,将打造成多元功能、高效利用的共享教育空间、培训空间,提供一流的线上和线下的培训体验;网龙还希望小镇可以把教育资源的生产做成整个福建省的名片,成为中国教育最大的教育资源生产基地。

截至目前,已有10多家企业入驻网龙教育小镇,美国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美国北德克萨斯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外一流高校;以及国家数字化学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迪斯尼、BBC、培生、奥飞动漫、牛津大学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国家地理等国内外优质合作伙伴,达成入驻小镇意向。

  网龙人才引进策略:人才为我所用,不是为我所有  网龙已收购福州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并在新建校区,是否未来会打造一个或更多高等学府呢。

熊立说:“收学校建学校的目的是想在实际教学中使用网龙的产品,做实践,让学生们在职业教育期间和企业做更深度结合。

学校更像是网龙产品的试验田,在此试验自己的教学方式和理念,并做好推广。 网龙还是更希望把教学方法、理念输出给其他学校,影响更多的学校和企业,而不是单纯办学校。

”  对于中国互联网的高地北上广深,网龙是否想过将业务中心向这几座中心城市发展。 网龙有自己的布局,熊立认为:“互联网是先满足社会的最大需求,最需要被改变的东西,并不是精英行业,VIP服务一般不是企业最核心的服务,企业快速发展要选择快速的途径。 虽然教育的认知度不比游戏高,但网龙希望能让更多教学经验仍然有欠缺的老师得到帮助,也就是能满足更多老师的需要,这才是网龙的愿景。

”  与北上广深相比,熊立并不避讳谈到福州在人才储备上有天生的弱势,目前网龙通过几个方式进行人才引进的改变,比如提供政策优惠、企业福利、生活环境和硬件配套的完善等,网龙认为“人才为我所用,不是为我所有”,即使目前网龙在北京成立研究院和分公司,也在各地成立分公司,人才还是会往优质资源的北上广深走。   据悉,目前小镇已入驻各类技术研发团队合计2000多人,其中包括博士20名、硕士380名及海外引进/留学归国人员约60名。 面向全球开展“国际实习生招募计划”,每年接收近百名国际实习生在小镇中交流实习。

(马欣/文)。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