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闻鸡起武总是情,怀旧心情行不行

2019-07-10 17:31作者:admin

闻鸡起武总是情,怀旧心情行不行

  一地鸡毛,在时光内翻滚,掩盖真相了,洗去铅华后的落寞,每一个动作曾经似有,水洗着大象,你骑着月光,在一个曾经熟悉的地方,掀起盖头,裹一世安宁,抢一箱喧哗~    一不仅只是个数字,也是一眠月色,对着月光,说起古老的语言和歌曲,欢乐的聚散总有些醉意,或朦胧感十足,或清晰看到几万里,春秋战国,与月遥歌;嫦娥月兔,一席家书,有时候思念不是一个味道,而是一起安眠,在梦乡,能看得一切不俗都铺于古桌。 书院风华几代才,才往月色一李白,背手一握,月色映入脸庞,浪漫烟花的刹那,凤凰飞天的重逢,在思念的时候,碎了一地,却极至唯美!有时候思念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就能让一个背影渐渐醉意,当摇晃的身姿已无法掩饰内心的追怀,请举起酒杯,饮尽一杯月色,银白的光儿洒遍所有角落,亦,一切都是思念了,一切都要醉了,那么,此时,又何必为了一个倒地不起的失落而不去西楼呢?西楼望月一夜间,思念低头轻雨烟~梦若狂情别处去,心眉一点寄无言~  一不仅是个长度,也是一门武功,十八掌或是一阳指,都让人情怀立现,在那个时代坑龙有悔是如此喧嚣了我们的青春与记忆,每一步都走得侠风翩翩,桥上一个人,桥下一只雕,却桥中雕着武林秘籍,不是么,有时候功夫在诗外,但故事在书中,我们和他们也会沦陷,在一个重情的武侠年代,怀旧就是一个情怀,或是飞檐走壁剑走偏锋留在面壁的那一刻,深思往事,遥望当年!哪里有人,哪里有树,哪里飞花,哪里落木,都不需要勉强就知道呐,因为曾经的红颜染过鬓角,虽已白,却习着孤武,莫愁你那冷冷的容颜,却刻骨铭心了当时,也是有故事的情绪!是啊,江湖儿女亦有情,只是未到袒露时,久久未能淡去的情绪,在次次的过招中却将爱慕与心击打得有了些许裂痕,瓷花瓶中亦有伤,更何必说受伤的无助眼神。 习得一门武功,还我漂漂拳,或是碧血剑法,当深陷其中,怀旧不仅只是一种情绪,更是伤人也喜人的左右互搏,七星大法了~  一年又一年,一地鸡毛的老院前,总有个身影在起舞,谁说不能放下身姿再怀一把古琴弹奏一心一意的儿女情仇,谁说不能随着秋风扫一池落叶为了飘到远方寄给亲人,当一个蒙蒙雨的时候到来之前,轻轻弹破红尘,看穿秋水,终于武林至尊了一番,那还有多少可以值得伤感的呢,怀旧是一条千里之外的杨柳,被射穿之后,飘落的姿态,让一个江湖成了溢满思愁的风月,也让一个凌波微步的步痕绕着千山一圈又一圈。

  风花又起,恩怨随行,闻鸡起武总是情,怀旧心情行不行~。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