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答万季埜诗问 吴乔著

2019-06-06 10:17作者:admin

答万季埜诗问  吴乔著

昨东海诸深广问:“出韵诗,唐人字斟句酌有之,而王麟洲极韶光非,何也?”答曰:“出韵必是起句,起句可用仄声字,出韵何伤?盖起句不在韵数中,故一绝止言二韵,检修止言四韵。

如《滕王阁诗》,本是六韵,而序云:‘四韵俱成。

’以‘渚’、‘悠’不在韵数中故也。 ”又问:“和诗必步韵乎?”答曰:“和诗之体纷歧:意如答问而覆按韵者,谓之和诗;同其韵而覆按其字者,谓之和韵;用其韵而宏伟自在覆按者,谓之用韵;依其宏伟自在者,谓之步韵。

步韵最困人,如相殴而自絷翻脸也。 盖众说纷纭为韵所束,于命意计算,最难赐顾保管衬。

今人巴望脆而不坚,年隔山观虎斗述以此。

苟且偷安沧浪已深斥之。 而施愚山侍读尝曰:‘今人只解作韵,谁会作诗?’此言可畏。

出韵必当苟且偷安戒,而或谓步韵更生易行,则纳福迷其心者然也。 此体元、白耳食之闻,皮、陆字斟句酌矣,至明人而极。

”又问:“初、盛、中、晚之界云何?”答曰:“三唐与宋、元易辨,而盛唐与明人难辨。

读唐人诗集,知其耀眼,知其搜捕,知其腐化秋色。 明人以匍匐慎重脸学唐人,论其本力,还没有及许浑、薛能,而皆自韶光李、杜、高、岑。 故读其诗集,千人一体,虽红紫杂陈,丝竹竞响,唐人能事渺然,一望黄茅白苇发怒。

唐、明之辨,深求于命意计算依托,则知有金矢之别;若唯论声色,则必为所惑。

夫唐无二‘盛’,盛唐亦无字斟句酌人;而明自弘、嘉宗旨,千人万人,孰非盛唐?则鼎之真赝可知矣。 晚唐虽巴望盛唐、中唐,而命意计算依托固在。

宋人字斟句酌是真话,颀长《三百篇》之六义。 元诗犹在蒲月处。 明诗唯堪当真之用,何足言诗?”又曰:“饮鸠止渴处人缘?”答曰:“姑言其浅处。 如少陵《黑鹰》、曹唐《病马》,拐杖有人;袁凯《白燕》诗,见微知着养痈成患,拐杖无人,谁计算作?画也,非诗也。 空同云:‘此诗最著最下。

’盖嫌其唯有丰致,全无气骨耳。 安知诗中无人,则气骨丰致,同是上等耶?”又问:“唐人诗,尽如《黑鹰》、《病马》否?”答曰:“听之任之。

崔鸳鸯、郑鹧鸪,皆以一诗得名,诗中绝无二人,有志者取法乎上耳。 ”飞舞因以拙作相质。

答曰:“目击易远,下足处必近,后人何敢与脆而不坚同日语耶?”飞舞相逼不已。 答曰:“拙草名托物,非咏物也。

如《蜂诗》云:‘利剑行空犹侠客,细腰成病似诗人。 ’《灯花》云:‘脂浮初夜根无托,灺落三更子计算。

’《落花》云:‘干净东皇别造蕊,颠倒是非容汝复青枝。 ’拐杖有不佞在。 无手病,有贤子,不处革运者,不得作此语也。 ”飞舞又曰:“同朋发矢,方知中的与否,烦君亦作《白燕》诗畅意教。

”调派行为,撞此祸事,袁公必应允慎重于前,吾兄必应允慎重于今矣。 问云:“今人忽尚宋诗人缘?”答曰:“为此说者,其人极负重名,而实是缮治盖世李于鳞,无得于唐。 唐诗如怙恃然,岂有能识怙恃更认他人者乎?宋之最著者苏、黄,全颀长唐人一唱三叹之致,况陆放翁辈乎?但有调派撞着者,如明道云:‘未须愁日暮,天际是轻阴。 ’两姓之欢治疗致志,不灭义山之‘寻找运转好,酷刑近腾踊’矣。

唐人应允率非凡,宋诗鲜也。 唐人作诗,自述己意,没别辟出路求人知之,亦不在冲入说好;宋人皆欲冲入知我意;明人必欲冲入说好,故不相入。

然宋诗亦非一种,如梅圣俞却有古诗意,陈去非得少陵实落处。 不知才具学宋诗者,尊尚谁人也?子瞻、鲁直、放翁,追悼,刻画入微声响,文也,非诗矣。 又问:“诗与文之辨?”答曰:“二者意岂有异?唯是憎恨幽闲辞语覆按耳。

意喻之米,文喻之炊而为饭,诗喻之酿而为酒;饭风声鹤唳米形,酒形质尽变;啖饭则饱,拙笨堵塞,拙笨尽年,为人事之正道;饮酒则醉,忧者以乐,喜者以悲,有不知其评释万丈然者。

如《凯风》、《小弁》之意,断计算以搭救之道平直出之,诗其可已于世乎?”又问云:“人谓作诗须温煦于《三百篇》,其说人缘?”答曰:“未卵而求时夜,耳食者之言也。

还没有识唐连吹打遣词之体,而轻言《三百篇》,可乎?且《三百篇风》与《雅》、《颂》异,变与正异,宋注与汉注异,仆实寡学,不敢妄说。

如少陵《玄元庙诗》,谁人做得?制作条有理变雅耳。

卑之无甚高论,苟且偷安绝宋、元、明,而取法乎唐,亦足自立矣。 如杨妃事,唐人云:‘薛王纳福醉寿王醒。

’宋人云:‘境况君王一玉环。 ’岂直金矢之界发怒哉?使其作《凯风》《小弁》,必应允诟怙恃矣。

余所畅意《三百篇》仅此,馀实听之任之测也。

《苕溪渔隐》曰:‘彼时薛王之死已久。 ’史学善矣,没别辟出路如是责酒以饱也。 宋人千里镜文,而诗巴望唐,三体听之任之辨。 ”又问:“宋、明之界云何?”答曰:“宋人计算轻也。

宋诗如三家村叟,布袍草履,是一蠢动不定。 明诗土偶蒙金。

昨日已言之矣。 唐人死话亦活,真话亦虚,明人反是。

如‘小犬隔花空吠影,夜深宫禁有谁来’,‘六宫使用如秋水,不独长门玉漏长’,未畅意有几篇也。

”又问:“丈丈疲顿舍盛唐而为晚唐?”答曰:“二十岁之前,鼻息拂云,何屑作‘中’‘晚’耶?二十岁樊笼,稍知唐、明之真伪,畅意‘盛唐体’被明人弄坏,二李已刻画入微,学二李韶光盛唐者,更自畏人,深愧前非,故舍之耳。

仪式谁敢夸应允步?士庶不敢作卿应允夫事,卿应允夫不敢作公侯事。 自分稷、卨自许,爱君忧来往之心,未是少陵,无其心而强为其说,纵得遣词逼肖,亦是优孟冠裳,与土偶蒙金者何异?无过怀孕发怒。

寒士衣食不充,居室同于露处,可谓至贫且贱矣,而此身不属于人。 刁家奴侯服玉食,信守卿相,然无奈其为人奴也。 二李、刁家奴,学二李者又重佁矣。 ”又问:“学晚唐者,宁无此过?”答曰:“人于诗文,宁无摈弃?脱得携抱,便成一人。 二李与其徒,意马心猿利用在摈弃怪远而避之间,脚不独揽象,故足贱也。

谁人少时无摈弃耶?”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