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第178章 疯狂的一夜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2019-07-08 21:25作者:admin

第178章 疯狂的一夜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就哥,我先回公司处理账务。 你在这里看着阿诚,不要让他喝得太多。

”郑纹雅看了一眼正被众人轮流敬酒的叶景诚,知道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所以也不好规劝对方些什么。 “放心吧,郑小姐。 我已经在楼上开了一个房间。

如果叶生等下喝得太尽兴,我负责送他上去休息。 ”别看黎应就的脸色熏红,实则并没有喝太多酒。

或者说他掌握在一个度上,既不会拂了敬酒的人面子,又未至于人家敬一杯他就喝一杯。

眼下叶景诚已经喝得差不多,即使他再能喝也难逃一醉。

而黎应就作为青灯娱乐的经理,在场除了叶景诚权利最大的就是他,善后的工作肯定要他来应付。 “阿雅,我送你回去。

”叶景诚看到两人站在门口,郑纹雅还拿着一堆要报备的材料,他就知道对方是准备离开。 “不用了,就你现在的样子,怎么开车送我回去?”郑纹雅暖心的帮叶景诚正了正领带,说道:“今晚你是宴会的男主角,客人还没有尽兴,你这个主人家怎么可以离场。

”并不理会一旁窥望的记者,叶景诚在郑纹雅脸上一记吻,说道:“嗯,在家等我。 ”“好。

”尽管知道叶景诚今晚,无论如何都去不到她那里,但郑纹雅还是点头回应。

郑纹雅这个女主人家一走,而叶景诚公认的另外一个女朋友,锺楚红又因为开戏不能到场。

于是前来赴宴的女星们。 放下平日所谓的矜持,纷纷借着机会上来蹭两蹭。 不过这些女人多为叶景诚所港岛陌生。 因为值得他发出邀请函的,除了个别人和他本身就认识。

诸如甄秀珍、林珍奇、萧瑶、妞妞,都是一些认知比他还要老,在七十年代已经成名的女星。 年轻的一代不是没有,好像张乂嘉、冯寳寳、恬妞也在场,不过她们的阅历明显还不够,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优势,或者不想通过这样的捷径来获取更大的利益。

另外还有两个女人对他始终保持疏远,一个是随从周闰发等人过来的赵蕥芝,另一个是无线当红影视女星汪明全。

要说这两个人的共同点还真是有。

那就是她们已经是身为人妇。 “好菜都让猪给拱了。 ”叶景诚晦气的骂了一声,他已经是有三分醉意上头,性格也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沉稳。

如果换在往时,他绝不会如此纵容自己。

就算是和朋友出去喝酒,最多只是喝个微微入醉。 而不是好像现在,明明已经喝醉还要接受别人的敬酒。

因为他第一次喝得酊酩大醉,结果就穿越到港岛这边来。 但是今天,他注定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终究是因为之前在压抑得太多。

而且今天的日子实在太高兴。

结果,叶景诚是被黎应就扶上了电梯。 今晚他的落脚点,就是在酒店上面的某间客房。 电梯的门“叮”的一声打开了,叶景诚迷迷糊糊他看了一眼亮着的数字。 只知道这里是不知道十几楼。

“叶生,我送你过去。 ”而黎应就见到他走路的脚步都不稳,自愿当上这个苦力。 把脖子架在叶景诚腋下,一只手保持叶景诚身体平稳。 “不用了。 就那么几步路,你还怕我走不了?”叶景诚一把将黎应就推开。

“那好吧。

叶生你小心点。

”黎应就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看着叶景诚走两步退一步,难得走到楼道的拐弯处,黎应就才讪讪的乘上电梯。 话说叶景诚走到拐弯处,脚步一个不稳便要栽倒,幸好下意识的挨紧墙边,这才躲过摔一跤的可能。 不过他缓缓蹲下之后,却发现自己不够力气重新站起来。

“叶生,你也住在这家酒店?”适时,一道成熟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叶景诚回头一望,只见一道模糊的身影靠近。

“嗯,你可不可以扶我一把。 ”叶景诚鬼使神差说了这么一句话。 身影靠近之后,他依然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注意对方胸前露出的雪白肌肤。

来人似乎经过了一番考虑,应诺道:“哦,好。 ”距离叶景诚的房间不到十米,但是这段路走地非常的艰难。

别说是叶景诚自己,就连他身边偶尔搀扶一把的女人都觉得辛苦。 “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来到门口,还是对方帮他打开的房门。 “不用了,叶生你早点休息。

”正当这个女人打算转身离开时,后头有一只手直接捉住她的玉腕,吓得她整个人一惊。 “你…你要做什么!”女人瞬间凌乱了。 她早就听闻叶景诚风流成性,所以一直不愿意和他多接触。 如果刚才不是看到对方烂醉如泥,甚至连能不能走路都是个问题,她才不会主动走过来接触。 但是现在,叶景诚反手就把她捉住,而且开始往他的房间里拽,让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方想做什么难道她还不清楚?她就是因为太清楚,所以才手脚乱蹬进行反抗。 偏偏这个时候走道上见不到半个人影,而且这件事还不适宜给别人撞破,不然到时候她和对方就算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终究会被人认为他们之间是有私情。

现在的叶景诚,更多的是处于酒精的亢奋当中。 至于这个女人的反抗,他只当对方是在演绎欲拒还迎这一幕。

今晚来得他这次宴会的客人,有哪一个不是或多或少想要巴结他的?对方越是反抗,他的酒劲就越大。 最后直接将对方拉了进来,并重重的关上房门。 毫不怜悯的将她推到床上,一个饿狼扑食迎面而上。 “不要!不要!!!”女人拼命挣扎,拿到身边任何可抵抗的物品,最后拿起一个枕头,拼命往叶景诚身上拍下去,希望对方可以清醒过来。 “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还和我玩这一招。

”叶景诚的脸色狰狞,扬手就是“啪”的一个巴掌,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了。 只剩下一个女人的抽泣,以及叶景诚的发泄。 咬定青山不放松,孽根原来岩缝中,千撞万击还坚韧,任尔上下左右动。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