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药》改编课本剧剧本

2019-06-10 16:35作者:admin

《药》改编课本剧剧本

内容详情《药》改编课本剧剧本时间:2019-06-0918:02:02作者:来源查看:0次《药》课本剧剧本课本剧《药》人物:华老栓——男,四十多岁,小茶馆的老板。

华大妈——女,四十多岁,华老栓的妻子,与华老栓共同打理茶馆。 小栓——男,十二三岁,华大妈与华老栓之子,得痨病。

康大叔——男,四十来岁,刽子手,卖人血馒头赚外快花白胡子——男,六七十岁,茶客,酸腐的私塾先生。 驼背五少爷——男,三十来岁,茶客,终日无所事事泡茶馆。

青年——男,二十出头,茶客。 夏瑜——男,二十来岁,坚定的革命者,参加反清革命,失败后被捕、被杀。

他的献血被刽子手卖给老栓当做医治痨病的“药”。 清兵——两个二十岁左右的旗兵。 茶客——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时间:1907年地点:浙江绍兴的一处茶馆舞台背景:鲁迅大幅照片[序幕:音乐起(命运交响曲前两句),音乐停旁白起。 旁白“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啊,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终于强大起来了!我的眼睛,从来也没有离开过这一片热土,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忘记过那一天![同时两清兵押解夏瑜从舞台走过,追光灯暗淡下去直至完全关掉。

[灯光昏暗,华大妈一手端着碟子,碟子里放着一个已经烤过的人血馒头,另一只手搀扶小栓上,小栓捂着胸口边走边痛苦地咳嗽,老栓提茶壶同时上。

华大妈吃吧,我的儿,吃了就好了。 [小栓拿起人血馒头好奇地看了看,又看看华大妈和华老栓。 老栓(脸上现出充满希望的表情)别怕孩子,吃了吧,吃了就一定能好。 [小栓掰开人血馒头,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这时驼背五少爷提着鸟笼悠闲地踱上。 老栓赶紧迎上前去。 驼背五少爷(闻得满屋子的烤馒头的香味,吸吸鼻子)好香呀!(慢条斯理地问)你们吃什么点心呀?(进屋坐下)炒米粥么?老栓五少爷,您早啊,请坐。 (神秘地小声说)这不——药么——(一边赶忙斟好茶,端至五少爷面前)青年是呀,真香呀老栓您也来了[两茶客一前一后走进茶馆,老栓赶忙迎上前去倒茶,安排他俩坐在另一张茶桌旁,并斟茶。

[华大妈和茶客打招呼后扶小栓下。 [这时一花白胡子的六七十岁的私塾先生摇着扇子,嘴里叼着长烟管上,摇头晃脑地嘀咕着“茴香豆还有第五种写法吧”。

[老栓仿佛得了救星一般忙过去殷勤地招呼客人,五少爷只好没趣地逗他的小鸟去了。

老栓(作揖)您老来了,快,里边请(花白胡子坐在青年对面)花白胡子(花白胡子看看老栓的脸色)老栓,你有些不舒服么?——你生病么?老栓没有。

花白胡子没有?——我想笑嘻嘻的,原也不像……驼背五少爷(回过头跟花白胡子搭嘴道)老栓只是忙。

要是他的儿子能……[这时一个满脸横肉、披着一件布衫,散着纽扣,敞开衣襟,只用很宽的玄色腰带胡乱捆住腰间的人闯了进来。

康大叔(边走边嚷)老栓,吃了没有?啊?好了吧?[老栓忙笑迎出来。 老栓恩人快请快请——康大叔老栓,你运气好呀,算你走运,要不是我消息灵通,除了我,谁能搞来这个——(脸上现出得意的神情)[老栓斟好茶后一手提茶壶,一手恭恭敬敬的听着。

华大妈在里屋听见了康大叔的话,赶忙出来见“恩人”。

华大妈恩人,太感谢您了![茶客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 康大叔(看了一眼华大妈,眉飞色舞)这是包好!这是与众不同的。 你想想,趁热的拿来,趁热吃下。 华大妈(感激)真的呢,要没有康大叔照顾——[这时里屋传来小栓剧烈地咳嗽声。 康大叔(向屋里看了一眼)包好,包好!这样的趁热吃下。 这样的人血馒头,什么痨病都包好!驼背五少爷(才恍然大悟地看了看老栓)原来你家小栓碰到了这样的好运气了。 这病自然一定全好![老栓尴尬的埋下头给各人添茶。

华大妈脸上显出不悦又难为情的样子。

华大妈请各位慢用(讪讪地离开了,慢慢地走向里屋)花白胡子(恍然大悟地)怪不得老栓整天地笑着呢!(一边说,一边凑到康大叔面前,低声下气地)哎,康大叔——听说今天结果的一个犯人,是谁家的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康大叔谁的?还不是夏四奶奶的儿子么!那个小家伙!(青年也看了过来,竖起耳朵听着。 康大叔见众人注意,格外高兴,越发大声)这小东西要造**,他不要命,不要就是了。 我这一回可是没有捞到一点好处;连剥下来的衣服,都给管牢的红眼睛阿义拿去了。 ——第一要算我们老栓叔走运;第二是夏三爷赏了二十五两雪白的银子,他独落腰包,一文不花!!![小栓咳嗽声起。

老栓担心的往台侧看。 康大叔(向台侧看了看,并大声喊道)包好,包好!(仍回过脸对众人)夏三爷可真是个机灵人,要不是他提前去告了官,供出他侄儿——连他也得满门抄斩了。

现在怎样?银子!这小东西也真不成东西!都关在牢里了,还要劝那牢头造**。 青年(拍桌子站起)啊呀,那还了得!康大叔(来劲了,站了起来,一脚踏在凳子上)你要知道红眼睛阿义是去盘盘底细的,他却和那阿义胡说起来!他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 你想:这是人话么?花白胡子(摇摇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君臣有序啊,罪过,罪过!后来,那阿义怎么说?康大叔红眼睛阿义原来知道他家里只有一个老娘,可是没有料到他竟会那么穷,榨不出一点油水,已经气破肚皮了。 他还要胡说八道,红眼睛便批他两个嘴巴!(边说边兴奋地作了两个打嘴巴的手势)驼背五少爷(兴奋地鼓掌)好!义哥一身好工夫,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的!康大叔他这贱骨头还打不怕,还要说可怜可怜咧。

(复又坐下)青年(满脸疑惑地)打了这种东西!可怜他什么!康大叔(显出看他不上的样子,冷笑)你没有听清我的话;看他神气,是说阿义可怜哩![众人一愣,显出呆呆的样子,面面相觑。

驼背五少爷(似乎恍然大悟)阿义可怜——疯话,简直是发了疯了。

青年(也似乎恍然大悟)发了疯了。 驼背五少爷及老栓:(附和)嗯,疯了,真是疯了......[灯光随着大家的沉思慢慢地暗下去[这时屋内又传来小栓的咳嗽声,咳嗽声先强后弱,逐渐无力,且无力地呻吟着,直至无声。

华大妈:(屋内传来华大妈撕心裂肺的呼叫声)小栓,小栓,我的儿——[众人大惊,老栓手上的壶惊掉于地上,口中呼喊着“儿子”直奔里屋,众人惊起,青年亦奔随至房门窥看。

[华大妈和老栓踉踉跄跄地上,众人看到此情景目瞪口呆,表情各异。 华大妈:栓他爹……(回头向老栓悲伤地)不是说人血馒头可以治好栓儿的病的吗?(悲伤地面向观众)不是说人血馒头可以治病的吗……(踉跄几步悲愤地跑过去撕扯住康大叔的衣襟)你不是说包好的吗——(晕倒在地)[灯光全暗,整个舞台恢复了宁静。

旁白:可悲啊!你们以为我的血真的可以治好你们的病吗?你们以为只有小栓一个人病了吗?可悲啊,可悲!可悲的我,为什么当年竟让自己如此的孤独!……(三秒沉思)(全体演员谢幕)剧本改编:张熠荣。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