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默读电视剧小说全文免费默读电视剧原著小说抢先看在线阅读 感受器是什么

2019-07-08 12:45作者:admin

默读电视剧小说全文免费默读电视剧原著小说抢先看在线阅读 感受器是什么

读书简介《默读》讲述的是骆闻舟是燕城市公安总局队长,长相英俊帅气,是个成熟老练的警察,有很强的洞察力及推理水平。 因调查花市区发生一起命案,结识了纨绔富二代废渡,两人不打不相识,共同携手破获一起命案。 免费阅读  各种格调不同的销金之地绕着景观外围层层排开,以“格调”为轴,贵的在里头,便宜的靠边临街。   其中,最贵最好最“格调”的一块地方,就是“承光公馆”。

  此间主人不但是有钱,在附庸风雅方面也造诣颇深,小院修葺得很复古,乍一看像个文物保护单位。

刚刚竣工不久,老板为了显摆,特地请了一帮非富即贵的朋友前来暖场。

有来交际的,有来谈生意的,有单纯来捧场的,还有不少闻着味前来凑热闹、打算靠脸和肉体当门票的。

停车场里停满了各色豪车,搭了一台锣鼓喧天的名利场。   费渡徒步溜达过去的时候,已经把一杯甜得发腻的咖啡喝完了。 隔老远就听见了院里的音乐声和人声,他随手把空纸杯塞进路边的垃圾箱,听见有人在不远处吹了声跑调的口哨:“费总,这呢!”  费渡一扭头,看见不远处站着一帮人,都是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为首一位小青年非常时尚,挂了一身的鸡零狗碎,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张东来。   费渡迈步走了过去:“寒碜我”  “谁敢寒碜你”张东来大喇喇地勾住费渡的肩膀,“我看你车早到了,在这等你半天了,干嘛去了还有你这是什么打扮,刚跟美国总统签完双边贸易协定”  费渡眼皮也不抬:“滚蛋。 ”  张东来从善如流地闭了一分钟的嘴,忍耐力到了极限:“不行,我看你这样实在太别扭了,跟领着个爹似的,一会怎么泡妞儿。 ”  费渡脚步微顿,他先伸出一根手指,把眼镜勾下来,随手挂在了张东来领口,然后将西装外套一扒,衬衫袖子挽起,开始解扣子。   他一连解了四颗扣子,露出胸口一大片不知所谓的纹身,然后伸手抓乱了头发,拎过张东来的爪子,从此人手上撸了三颗比顶针还粗犷的大戒指,往自己手上一套:“这回行了吗,儿子”  饶是张东来自认为见多识广,也被这场炫酷的原地变身晃花了眼。

  费渡是他们这一伙富二代的头,因为其他人举头三尺有老爹,还都是“太子”。

而费公子从小没妈,才刚一成年,他爸又在一场车祸里撞成了植物人,现如今已经提前“登基”,比其他人高了一级。   他有的是钱、没人管教,理所当然地长成了一架纨绔中的战斗机——好在他没有扮演“商业奇才”的兴趣爱好,正经事上还算中规中矩,没事不搞些乱七八糟的投资,只单纯地靠“浪荡”俩字败家,一时半会倒也败不完。   不过他最近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有一阵子没出来鬼混了,仿佛有点要“金盆洗手”的意思。

  费渡双手插兜,往前走了几步:“说好了啊,我今天纯粹是捧场来的,到十二点就走。 ”  张东来:“费爷,你这就没劲了。 ”  一伙纨绔聚在一起,不到后半夜就走,跟压根没来有什么区别  费渡不置可否。   张东来问:“为什么啊”  “我正在严肃认真地追老婆,”费渡漫不经心地说,“一边玩一边追,合适吗显得不上档次。 ”  张东来看着他被夜风鼓起的衬衫和长发,除了浪,着实也没觉出他有什么档次来,紧走两步追上去,他说:“你有病,茂密的大森林扔在一边,非得找棵又老又穷……”  费渡突然扭过头来,冷淡地看了张东来一眼。

  他身上有种奇特的矛盾气质,笑起来的时候是一身桃花,一旦板起脸,那种锐利的严肃感又能无缝衔接上,目光几乎有些逼人。   张东来话音一滞,愣是没把话接下去。

他抬起巴掌在自己脸上掴了一下:“呸,说错话了,改天一定当面给嫂子赔不是。 ”  “嫂子”俩字莫名取悦了费渡,他绷紧的嘴角柔和了下来,摆摆手,算是“大度”地把刚才那页揭过去了。   张东来对天翻了个白眼,感觉主公这是被妖姬所惑,国将不国也。   费爷说到做到,十二点一到,他就像听见钟声的灰姑娘一样,准时离场。

  他穿过众多妖魔鬼怪,绕过一个举着香槟对他发出盛赞的脑残,去小树林找张东来。

  张东来正在和一个美女交流生命和谐问题,俩人讨论得热火朝天,旁若无人。

  脑残醉醺醺地说:“升官发财死爸爸,费爷,你才是真人生赢家!”  “谢谢,我爸爸还没死呢。 ”费渡彬彬有礼地一点头,探头问张东来,“忙着哪”  张东来也是个臭不要脸的不讲究,冲他吹了声口哨:“费爷,一起不”  “不,”费渡脚步不停,“等会你见了我这性感胴体,一时把持不住早那啥,传出去多丢人,是吧美女我走了。 ”  说完,他不理会张东来在后边“嗡哇”乱叫,步履飞快地顺着石子路离开,不晃不摇,一点也不像被酒水浇灌了半宿。   等到了停车场,他已经把扣子扣回了原位,规规矩矩地叫了代驾,靠在一棵大槐树下等。   燕城春末夏初时,总是缭绕着槐花的香味,往往先从犄角旮旯的地方弥漫开,似有还无,随便一口汽车尾气都能盖过去,但如果沉淀一会没人打扰,它又会自顾自地重新冒出来。

  远处承光公馆的音乐声中夹杂着笑闹和喧嚣,费渡眯着眼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一帮大姑娘正跟几个谢顶大肚子的“资深鲜肉”玩游戏。

  这个点钟,即使是南平东区,大部分店铺也都打烊了,前来拓展人脉发名片的真君子和伪君子们基本会在十二点前撤走,留下的都心照不宣,即将参加接下来的“酒池肉林”环节。   费渡从树上掐了一把小白花,吹了吹上面的尘土,放进嘴里慢慢嚼,他百无聊赖地翻开通讯录,手指在“陶警官”上面悬了片刻,忽然意识到已经很晚了,于是作罢。

  他静静地站了一会,颇有闲心地就着嘴里槐花的甜味吹起口哨来,渐渐地成了曲调。   十分钟后,代驾赶到,战战兢兢地开着费公子那辆张牙舞爪的小跑上了南平大道。   费渡靠在副驾上闭目养神,手机里的应用软件公放着一段有声书,清澈的男声语速均匀地念着:“……于连回答说:‘我有一些暗藏的敌人。 ’……”  代驾是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很有些愤世嫉俗,认为费渡不是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就是整过容的十八线小明星,忽然听了这一耳朵,不由得有些讶异地扫了他一眼。

  这时,对面来了一辆开了远光的车,险些晃瞎代驾的眼,他暗骂一声“有病”,下意识地把方向盘往旁边一打,开着“探照灯”的车风驰电掣地和他擦肩而过。   代驾眼前还有点花,没看清那是辆什么车,不能在“有钱了不起啊”和“没素质的穷逼就不要开车了”之间挑出个合适的腹诽,感觉颇为遗憾。

然后他听见“咚”一声,偏头一看,原来是他那雇主虚握在手里的手机滑落了。   音频还在继续:“……‘一条路并不因为它路边长满荆棘而丧失其美丽,旅行者照旧向前进,让那些讨厌的荆棘留在那儿枯死吧’……”  费渡睡得人事不知,敢情他是在用这个催眠。

  代驾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

  啧,果然还是个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草包。

  年轻的代驾一边在深夜里胡思乱想,一边顺着笔直的南平大道稳稳当当地行驶出去,而方才那辆晃得他睁不开眼的车则在他们走远之后关上了大灯,悄无声息地一转弯,轻车熟路地拐进了寂静的西区。

  接近凌晨一点,跳了半宿的路灯彻底寿终正寝,一只巡视领地的野猫跳上墙头。

  突然,它“嗷”一嗓子,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虚弱的月光打在地上,照亮了一个人的脸,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张充血肿胀的脸几乎分辨不出原来的模样,只能看出额角有一块半月形的小伤疤,额头上盖着一块被撕扯得十分不规则的白纸,好像镇尸的鬼画符。   人已经死透了。   炸着毛的野猫吓得喵失前爪,一不留神从矮墙上滑了下来,它就地打了个滚,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