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高冷秦总,报恩游戏了解一下

2019-06-24 11:20作者:admin

高冷秦总,报恩游戏了解一下

正文第八章深仇大恨[更新时间]2019-03-2021:15:17[字数]2010秦景天眉心蹙了一下,一道凌厉的眼神直接朝许昕葳扫了过去。

只见她正低头擦着摆放在墙角的巨大花瓶,肩膀微微颤动,倒像是极力忍耐着,可还是有断断续续的笑声传来。

秦景天眼底的波澜隐隐变得汹涌了几分,正要说话,卫生间的门砰的一声打开,秦淮苦着一张脸,浑身无力地靠着门框,双手紧紧按着小腹,目光怨毒地看向许昕葳。 “你……你到底在牛奶里加了什么东西。 为什么……我……”话都没说完,她的眉心狠狠皱了一下,忙捂着肚子直接钻进了卫生间。 许昕葳扬眉吐气般地连笑几声,余光却冷不丁迎上那道阴冷的眸光,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

她挺直腰板儿轻咳了几声:“我先去洗碗,一会儿再来打扫客厅。 ”说话间,她起身就往客厅走,一道身影紧紧跟了过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沉冷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质问味道,瞬间将许昕葳的脚步逼停,脸上的面容瞬间冷了下来。

她稍稍侧过脸,向后睨了一眼:“秦先生有什么指示,烦请说得清楚一些。

您这样冷不丁扔出一句话,我可不知道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什么意思?”秦景天薄唇冷勾,上前一步,半边身子挡住她的大半视线,冷厉的气息瞬间席卷而来。 深邃阴戾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几个来回,缓缓俯身,眼睛紧盯着她:“非要我把事情都说透吗?嗯?”轻扬起的尾音里,隐隐将逼问的味道加重了几分,周遭的气氛陡然下沉。 许昕葳浑身血液隐隐凉了半截。

缓过神后,她这才回头扫了秦景天一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难道您是指早餐的事情吗?我不会做饭,之前就和您说过吧。 您昨天吃的是管家点的外卖,还有什么问题吗?”“你的嘴还真是够硬的!”许昕葳鼻腔间发出一声冷嗤,目光悠然地望着他:“你自己亲妹妹抢走了别人的男朋友,都不允许前任出口气了吗?”秦景天眉峰陡然蹙起:“什么意思?”“既然秦先生理解能力这么差,那我索性说明白吧。 你的亲妹妹,秦淮秦小姐抢了我的男朋友,还和他结婚了。

而这个渣男转头就对着我泼冷水,这种借势欺人、嫌贫爱富的男人,你们秦家还真看得上。

”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

“你知道说这些话的后果吗?”话音未落,拖沓沉重的脚步声隐隐从楼梯上方传来。 许昕葳轻抬了一下眼帘,目光越过秦景天的肩膀,向扶着后腰蹒跚而来的林峰看了过去。

“许昕葳,你是不是在牛奶里加了什么东西?你的心思,未免也太恶毒了吧!”“明明是你们口味太重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结果赖在了我的身上。

有空你还是去看看你的宝贝老婆,她还没从卫生间里出来呢。

”她面色淡漠地扔下这些话,转身进了厨房。

秦景天眼底的波涛隐隐晃动了几下,看向林峰的神情也变得讳莫如深。

林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试探道:“她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这种女人就喜欢胡说八道,有些话根本不能相信。

”望向他的目光隐隐变得幽凉了几分,线条锋利的薄唇也冷冷扯动了一下。 “她只不过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

”还不等林峰反应过来,秦景天直接将目光移到了一旁的管家身上:“派司机送小姐和姑爷去医院,不要耽搁。

”余音未消,秦景天带着一身寒气便离开了客厅,根本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

一直待在厨房里的许昕葳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心情大好地长舒了一口气。

只要能报复这对渣男贱女,就算是秦景天打一年的工她也认了。 他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许昕葳轻挑了一下眉峰,顺手将洗好的碗筷放在一边,厨房门却被管家一把推开。 “许小姐,先生让你去一趟书房。 ”这么快就帮他妹出气了吗?还真是报应不爽。

许昕葳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面色清冷地洗了洗手,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跟着管家上了二楼。 奢华静谧的书房内,秦景天正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

在许昕葳走进的时候,眼皮轻撩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将目光再次放在电脑屏幕上。

“秦先生这么急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吗?”许昕葳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神色浅淡地来了这么一句,目光直直地盯着秦景天的脸,看上去倒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你之前搅散婚礼也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事情?”秦景天将电脑推到一边,神色清浅地问了这么一句。

说话的声音虽然凉薄到了极致,语气却很是笃定。 “是啊,怎么了?”许昕葳看着他的脸,轻嗤了一声,“秦先生这是想为妹妹报仇吗?你就不怕这件事传出去,败坏你们秦家的名声,说你们仗势欺人以多欺少吗?”况且,就因为那个堪称墙头草的渣男,他就不惜一切代价折磨她,她确实咽不下这口气。 “如果说,我既往不咎呢?”低沉的声音隐隐传入许昕葳的耳朵,她倒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干笑了几声。 这个锱铢必较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明大义了?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秦景天深沉冷隧的眉眼一直望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出玩笑的痕迹。

许昕葳这才隐隐收回了笑容,微抬了抬下巴:“条件呢?能让你松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会派人调查这件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让那个男人离开秦家,承受他应有的代价。

可你如果说了半句假话,我自然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悔不当初。 明白吗?”他的声音瞬间压低了几度,目光也变得锐利了几分,咄咄逼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