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第304章 谁沾谁的光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2019-07-12 15:03作者:admin

第304章 谁沾谁的光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此时,嘉禾的办公室。 “叶景诚那个小子回来了。

”一收到叶景诚下机的消息,何贯昌就来到邹纹怀办公室。 “回来就回来,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同于平时,邹纹怀却是意外的冷静。 又或者是近日来的喜悦,让他整个人感到神清气爽,连带脾气都收敛了不少。 以《a计划》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成为港岛第二部突破两千万票房的电影。 尽管被叶景诚这个小子夺去了第一头筹,但是这样起码可以证明叶景诚并非独一无二,在他后面还是有对手可以追赶他的。

何止是追赶,简直要超越甚至压制他,这个就是邹纹怀写实的想法。 “你说他这一次去岛国,是不是上一次过去没谈成海外发行的代理,所以这一次又去找其他电影公司合作?”对于叶景诚的去向,何贯昌还是很关注这个问题。

别看青灯娱乐前段时间一直压制着嘉禾,实际上前者不过是在港岛讨到一些好处,海外发行可能连嘉禾的五分一都没有。 所以嘉禾有大量的资源来跟青灯娱乐虚耗,但如果这一块市场被叶景诚开拓出来,那嘉禾怎样虚耗都不可能搞到它倒闭。

这一点邹纹怀跟何贯昌再清楚不过,当初他们从邵氏出走并组建嘉禾,一开始处处受到邵氏的欺压,就是通过海外的发行成功熬过来的,这么多年才有了取而代之邵氏的机会。

何贯昌有些担忧当嘉禾坐上电影界的龙头宝座,嘉禾会不会变成以前的邵氏,青灯娱乐会不会是以前的嘉禾,到时候轮到青灯来驱逐嘉禾。

邹纹怀从抽屉拿出一盒雪茄,丢了一支给何贯昌,又替自己点上一支,这才说道:“谈不谈得成都不重要,岛国始终是东宝的天下。

只要叶景诚没办法跟东宝合作,就算做出成绩也一定有限。 ”原来,叶景诚第一次奔赴岛国。

之所以没办法跟东宝合作,完全是邹纹怀在背地里搞的鬼。

东宝的领导或者知道叶景诚在港岛的事迹,但是他们更偏向跟嘉禾合作。 其一是东宝和嘉禾已经合作了好几年,自然不会帮嘉禾营造出一个对手,这样做同样会影响他们的操作。

其二是东宝代理嘉禾的制作,票房一路走红而且稳定性高,而跟叶景诚合作,票房还是个未知之数。

当然,或者叶景诚制作的电影都可以取得不错的票房,但是掌握了岛国最大资源的东宝,不选择跟前者合作,那这些电影票房再高可以高到哪里去?这一点可以说是自负,也可以说是东宝的实力。

说到这里,何贯昌也放弃这个话题,转而提及另外一件事道:“我还听说青灯接下来有一部大制作,看起来像是针对《a计划》而来。 ”“嗯。

”在烟灰缸中点了点烟灰,邹纹怀下决定道:“你找人去注意一下。

”《a计划》集合嘉禾和邵氏两家资源,没错,这样做的确是占有很多优势。 但是青灯联合金公主,可以集中的资源也不弱。

想要通过比对方更多的戏院上映,让《a计划》票房稳压对方是不可能的。 这种情况也没办法提前应对,现在只有看双方的影片质量,质量高的影片票房自然就高。

他们想要干涉对方的行动,除非像方怡华动那样无所不用其极,用不见得光的手段去毁坏对方的底片。

但是这样做,一来对公司的名声有影响。 二来不一定能成功,像这种事情叶景诚怎么可能没防备,何况还有方怡华作为前车之鉴。 ……邵一夫的办公室。

“这个邹纹怀,到现在还是那么自大。

”邵一夫拿着一份《明报》,不知道是看到什么内容,摇了摇头失笑道:“还以为自己真的有多厉害,剧本还不是叶景诚给他的。

”此时,在身后为邵一夫按摩的方怡华搭话道:“不过他们这部片的票房的确很高,很可能会超越之前的《秋天的童话》。 ”“如果叶景诚之前没有创造出两千万的票房,那这份得益或者还是他邹纹怀的。

现在他拿出这个剧本,其实就等于打着叶景诚的名头,梦兰你认为观众会觉得是他厉害,还是叶景诚那个小子厉害?”其实邵一夫说的道理很简单,没错,钱是被邹纹怀赚了,但是收获这份名声的人,不一定就是邹纹怀。

如果叶景诚只是一个不知名的编剧,那厉害的自然是拍出这部电影的邹纹怀。

因为观众连编剧是谁都不认识,肯定就会认为这个人再厉害也有限,充其量只是沾一下邹纹怀的光。

但是换成冠有千万票房、两千万票房的制作人叶景诚,那观众的第一反应就是:“难怪这部电影的票房这么高,原来是叶景诚编写的剧本。

”因为叶景诚已经给观众留有印象,他等于是一个电影卖座的代名词。

而《a计划》的上映,让让男二号的洪金保知名度提高了,让男一号的城龙知名度提高了,让监制邹纹怀的知名度提高了,让制作方嘉禾的知名度提高了……但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叶景诚的光环之中。

换言之,知名度提升得最高的还是叶景诚,无论主演也好,监制也好,制作方都好,无疑都是在沾叶景诚的光。 “梦兰,有时候你都应该学习一下他的做法。

”邵一夫说出这句话,已经代表他不得不服老。 如果再年轻个二、三十岁,或者他跟叶景诚会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但是他现在人老了,心也老了。

竞争这些事只能交由其他人处理,而他手底下唯一可以寄托的,也只有眼前这一位枕边人。

可惜方怡华终究是欠缺了一些能力,办事一昧只知道用强硬的手段达到目的。 如果她可以像叶景诚之前,偶尔的退让和适当的忍耐。

绝对能让对手更加猜不透,最起码不至于每次对上叶景诚,都是单方面的吃亏和被对方戏弄。 “我……知道了。

”方怡华难得一次,听到叶景诚而没太大的反应。 或者是受到邵一夫一直的影响,又或者接管tvb总经理一职之后让她感触良多。

她对叶景诚的看法似乎有了新的认知。

同时意识到对方再不是当初求上门的小子,自己现在更应该将对手当成一个对手看待。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