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小匪闯天涯钱小宝,凤枝 扎心情感电台文本

2019-07-07 12:46作者:admin

小匪闯天涯钱小宝,凤枝 扎心情感电台文本

《小匪闯天涯》主角钱小宝,凤枝,是不稳定平衡最新完结的军事小说,钱小宝,凤枝小说讲述了钱小宝虽然只有十四岁却已经是张广财岭蛤蟆山匪首独当一面座下四梁八柱之一了。

原因无他,只因为剩下几个货是只能扶墙走的大烟鬼精彩章节在那以后,小宝一直低头干活。

始终不敢看一眼那个姑娘。

姑娘自己要上来帮忙也被小宝低头喝止。 山上山下跑了六七趟小宝把砍倒的落叶松都拖下了山。 小宝站在山脚下抬头向山上望去,山上那个小小的人好像也在向他望过来。 小宝突然胆气豪壮起来“妈了个巴子的,钱小宝怕过谁,看上了就娶了她!”想完这些就大踏步的向山上走去。 小宝走到半山腰眼前豁然开朗,散落一地落叶松的树枝被姑娘收拾成两堆正用草绳打着捆。

小宝赶紧上去帮忙,踩在松枝上压实。

姑娘赶紧拉紧草绳打结。

干完活,小宝顺势坐松枝上。

“你怎么一个人来弄柴火,你爹妈呢?”小宝假装大咧咧的问。 “我爹妈去年路过这里的时候就把我嫁到这里了。

今天我家里的那位身子不舒坦,所以就我一个人来了。 ”“什么,你你嫁人了?谁家呀?”小宝嘴颤心更颤。

“村西头老刘家,我男人叫刘万财。

”姑娘说。

小宝差一点一**从松枝上出溜下来。 “刘万财是你男人?”小宝不敢相信的问。 “是啊,你认识他?”姑娘问。

“昨天晚上我们一道回来的”说完小宝眼睛死死的盯在姑娘的脸上。

“是啊,昨天我家的去柏山看亲戚很晚才回来。 ”姑娘平静的说。

原来她不知道她男人干的是打闷棍的勾当小宝心想。 一朵鲜花就这么插在狗粪上了!老子怎么就碰不上这样的好事呢!越想越生气,小宝跳到地上拾起长斧又砍起树来。

只不一会的功夫,几颗倒霉的落叶松就在吱吱嘎嘎的**声中倒下了。 小宝只顾往树身上撒气没看见姑娘嘴角露出的笑意。

“我要十颗,给你们四颗够不够?”小宝气喘吁吁的问。 “够了,家里还有一垛豆秆呢。 ”姑娘笑吟吟的说。

“那咱们两就把这几颗拖下去,我再用斧子把它们截短。 ”小宝说。 说干就干,只半个多时辰几颗落叶松就被拖到山脚下。 弄明白了情况,小宝心里虽然不爽,但在姑娘面前也自然了很多。

“你回村让齐二爷找马车来拉柴火,你家也得找一辆——一辆车装不下这么多柴火。

”小宝说。 姑娘答应一声,转身扭动着腰肢欢快的走了。 小宝呆呆的看着姑娘的背影。

***,昨天晚上就应该打死那个王八蛋然后刨个坑把他埋了!齐二爷赶着马车来的时候小宝早就干完活坐在木头上等着了。 可是,怎么只有一辆马车?看着小宝充满疑问的眼神,坐在马车上的姑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齐二爷咳嗽了一声,说道:“一辆马车拉两趟。

要是两辆马车的话,我赶一辆另一辆谁赶?看你那个样子就不是一个好车把势。

”说完就和姑娘一起下了车,手一挥道:“装车!”。

人多干活就是快,一会车就装好了。 齐二爷从车前甩两根绳子越过柴火到车尾。

小宝拉紧绳子又在钩子上绕了几道绑了个活扣。 齐活!齐二爷坐上马车,让小宝也上了车延。

扭头对姑娘说:“凤枝,我和小宝先回去卸了这一车,回来再拉你家的。 ”姑娘答应了一声,心想原来他叫小宝。

小宝小声对齐二爷说:“她叫凤枝,那姓什么?”齐二爷手一抖甩了一个鞭花,鞭梢准确的抽在马**上。

那匹灰马踩着碎步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姓李,叫李凤枝。

怎么的,看上了?”齐二爷笑着说。 “看上了又有什么用?一朵鲜花已经插在牛粪上了。 ”小宝叹口气说。 “这个姑娘碰不得,心眼多的很。

整个村子里的男人除了几个老的,那个没有被她使唤过?”齐二爷说。

“她原来是那种女人?”小宝惊道。 “你想哪去了,正经还是正经的。

要不是这次怎么没有借到马车呢。 还不是那一帮动歪心眼的人知道吃不到只能卖傻力气这次能不借给她马车吗。 ”齐二爷叹道。 “她这么精明!”小宝也叹道。 “没法子,摊上那么个男人你能怎么办。

就是去年,她爹妈一家子赶着马车去东边密山投亲路过柏山,正好被刘万财的爹碰上。 一眼就相中了这姑娘,正好又是财迷的父母,双方一拍即合。

刘万财他爹把家底都倒出来了,才凑了四百块钱。 姑娘父母拿了钱就把姑娘撂在这了。

唉,等于把闺女卖了四百块钱。

”齐二爷摇着头说。 “这年头女人命苦呀。 ”小宝说。 “怎么又动心了?”齐二爷问。 “你老人家没听说过那句话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小宝嬉皮笑脸的说。 “我没听说牡丹花下死大卸八块也风流的。 ”齐二爷哼道。

小宝瞬间感觉浑身汗毛倒竖。

“女人真是搞不懂,你们大柜他爹那时候如果那个娘们跟他说远走高飞,别当胡子了,我看他都会愿意。

还有你们大柜怎么不长记性呢。 ”齐二爷又道。 “人怎么死的还不知道呢,你别瞎叨叨。 ”小宝一阵心烦意乱。 老人哼了一声,又说:“要说这姑娘也真是可怜,过门没几天公公婆婆就都死了。

刘万财他娘临死时对刘万财说儿啊娘手上的金戒指是你爹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我死后你就别摘下来吧。 没想到,他娘刚咽气这个王八犊子就把金戒指撸下来了!遇人不淑哇。 ”齐二爷叹道。

小宝没再说话,身子随着马车摇着向村子行去。 齐二爷和小宝赶着马车第二次山上装好柴火和凤枝一起下山。

马车到村子西头刘万财院子门口时,刘万财才从屋里探头出来。 他先向齐二爷打招呼,又转向小宝,不禁愣住了。

“这不是大,大兄弟吗?”说完嘿嘿的笑着。

小宝没吱声,唬着脸站在马车上把柴火一根一根往下扔。

没一会就把柴火卸完了。

凤枝尴尬的说:“那什么,大爷大哥进屋喝口水再走吧。 ”齐二爷摇摇头说:“不了,天不早了,还得还马车呢。

”说完,一扬马鞭扬长而去。

凤枝站在那里,漆黑的眸子望着马车远去的方向。

“看啥呢?还不把柴火搬进院子里。 ”说完这句话刘万财就钻进屋子里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