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一个女同性恋者的端午节:为什么只爱陌生人?

2019-07-09 15:59作者:admin

一个女同性恋者的端午节:为什么只爱陌生人?

昨天是端午节。

早上并不知道。 中午听到同事在谈论粽子,问了他们,才知道忙忙碌碌看似平常之极的一个日子,竟然是个不大不小的节日。

从小就不喜欢吃粽子。

特别不喜欢剥粽子时的那种粘兮兮的感觉。

妈妈便在每年端午节的早上,把剥去粽叶加好白糖的粽子放到我的手上,逼着我吃。

我们老家有个风俗,端午节的早上,除了要吃粽子,还要吃白水煮的鸡蛋和大蒜头。

鸡蛋是求之不得的,可是那有异味的大蒜头就叫我躲之不及了。

那时我对所有有异味的蔬菜,比如菠菜,芹菜,胡萝卜都极为拒绝。 更不用说这恶心八拉的大蒜头了。 妈妈总是连哄带骗地把叫人反胃的大蒜头强行塞进我的口中。

据说吃了它可以避邪。

粽子也不能不吃。 过什么节吃东西,这是妈妈恪守一生的信念。

现在想想,由于自己的任性,总是给慈爱而老派的妈妈增添了许多麻烦。 下午,急急忙忙把手上的广告策划做好,便赶到儿子的学校,和他共进晚餐。 我希望读寄宿学校的儿子能够知道,所有的节日,都会有我陪伴他的。

在儿子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落座后,点了儿子爱吃的黑椒牛排和蒜香小排。 儿子又跑到柜台前,自己点了一份粤式鹅翼。 吃饭时,儿子说,我们刚才应该在路边的小店买两个粽子吃吃。

我宽慰儿子说,吃不吃粽子没关系的,那只是形式而已。

回家的路上,想到儿子的话,不由感慨万千。

我总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

甚至在年幼的儿子面前,我都显得那么不传统。 我可以无视端午节要吃粽子的老规矩。

给儿子买了一堆好吃的东西。 看到他欢天喜地地进了校门,我欣慰地转身离去。 想起前一天晚上,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小说,感觉非常不错,便拨通了作者的电话。 其实我和这个女孩子很不熟,从未通过电话。

只匆匆见过一面,交换了彼此的电话。 觉得她文章里细细密密的感觉,暗合了我许多的心意,便想和她聊一下。

陌生如我们,又能说些什么呢?挂断电话,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里,有个好大好大的空洞。

女友去北京出差了,她忙得昏天黑地的,我不想去打扰她。 其实我有不少可以倾心长谈的朋友。 只是,我从小就有个毛病,快乐时喜欢和朋友分享,而悲伤时总喜欢一个人呆着,或者去陌生人那里寻找解脱。

所谓解脱,不过是聊天而已。

用新鲜的话题冲淡自己的感觉。

也许是在“主流社会”呆久了,总喜欢过节时那种热热闹闹合家团圆的气氛。

今年春节时,想到要一个人孤孤单单回到家乡去过年,我觉得真是无法忍受。

我对女友说,我想留下来陪她一起过节。 女友在惊诧之余,开心极了。

她说,她从未想过两个女人可以一起过年。

以前,她和其她女友在一起的时候,过节时,大家总是自然而然地各自回自己的娘家。

我不禁为拉子的命运感到悲哀。 多么希望相亲相爱的女孩子们,能够冠冕堂皇地手拉着手,在节假日时一起回到自己的娘家或对方的娘家。

回到家后,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她说她又包了许多粽子。 可惜我今天没有吃到妈妈包的好看又好吃的粽子。

听妈的声音很开心的样子。 她和我老爸正在一起看电视。

他们争吵了一辈子,现在总算是风调雨顺地安渡晚年了。

而我知道,我心中的空洞,来自于童年没有安全感的空洞,却永远无法填补了。

年近不惑的人了,还老是恶梦连连。

可能心理上有一些暗疾吧。

坐上公车,想到从闸北回到黄浦,要走那么漫长的一段路,便非常沮丧。

忍不住给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孩子发了信息。 她温暖的短信整整陪了我一路。 王菲说:“只爱陌生人”。

我却在伤心的时候,只爱和陌生人聊天。

不知这是不是也是没有安全感的一种表现。 总怕朋友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其实有许多真正的朋友,在我们还没有成为朋友时,我总是会把自己的脆弱毫无保留地在他们面前暴露无遗。 他们倾听且给我宽容的理解,从此我们便成了真正的朋友。

(梅心)。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