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神:起源、演进、定型

2019-05-26 20:54作者:admin

内容摘要:中国的神在远古起源之时,不像其他文化的神那样为实体(如印度的devas、希腊的theos、希伯来的Yahweh),而是虚体的(申)。 因此,用本具有虚体的“申”来代表,天神在仪式之中,往往会以想象出来的形象出现,远古的仪式,以中杆之示为核心,在中杆之示下的仪式中,虚体之申,有了两个方面的演进,一是有了实体的形象,二是以抽象的牌位来概括神的内容。 中国天神的演进,从结构上讲,形成了以北极-极星-北斗为中心的天神体系。

本来的外形之鬼已经被抽象化和理性化了,在这一演进中,地之(鬼之外形和神灵内质合一的),就演变成了以牌位来象征、没有外形只有内质(神灵)的地祇。 理解了神、灵、鬼、怪这些概念在中国文化中的出现、演进、定型,对于中国文化会有更深的理解。

关键词:仪式演进;实体之神;虚体之灵作者简介:  中国的神在远古起源之时,不像其他文化的神那样为实体(如印度的devas、希腊的theos、希伯来的Yahweh),而是虚体的(申)。   《周易·系辞》说:“神无方而易无体。

”正是对原始时代无方的虚体之神的理性化描述。 神在远古之初,与灵相同。 《广韵》曰:“神,灵也。

”但灵字突出的只是上下四方的虚体,而神()强调了天上地下四方这一虚体运行的规律。 神这一方面的特点,不但体现在彩陶和青铜的图案之中,更在理性化之后演进为太极图中的S形。

当神以S形出现,内蕴了对天地互动规律的体察和体悟,成为中国思想在远古起源时的重要特点。   当远古文化从虚体之灵演进到实体之神的时候,神也由虚体的(申)提升到具有实体外貌的“”。 ,即由“鬼”的实体外形和“申”的虚体内容合为一体构成,在先秦文献中称为鬼神,简化一点可以只称鬼。

《墨子》中的“明鬼”之篇、《庄子·达生》中的“有鬼”之论、《九歌》中呈现的“山鬼”等,都指的是这种“”。

  在实体之神的时代,鬼的外形多种多样,当时日月星辰山水动植之“”,多以动物的面貌出现,比如,太阳为鸟、月亮为蟾。   而有鬼旁为实体之,曾为一个普遍现象:天上北斗为鬿,是一个带着斧钺之斤的鬼;天上云气而成鬽;山为鬼的,则有、、魑等;字,若从土应为土之鬼,若从草,为草之鬼;石之美者曰玉,玉之鬼曰瑰;木石为鬼的有磈、;水之鬼曰魍魉,禽鸟为鬼的有魋,动物为鬼的有、、、。   《庄子·达生》讲了山、水、丘、泽、污泥、灶、户的各种鬼,都没有鬼旁但有实体怪形。 可见,在虚体之灵升为实体之神的相当一段时间,实体之神是以鬼申合一的观念存在的。

中国思想在实体之神阶段,实体之神内蕴着虚体之(申),应为一大特点。 在一定程度上,这一特点决定了远古时代,神的世界向理性时代气的世界的演进。

  实体之形的“鬼”和虚体之灵的“申”合一的,进一步演进,在大类上分化出:天神、地祇、人鬼、物鬽。

  天上的神灵,特别是风云雷雨,虚体特征甚为明显,因此,用本具有虚体的“申”来代表,天神在仪式之中,往往会以想象出来的形象出现,远古的仪式,以中杆之示为核心,在中杆之示下的仪式中,虚体之申,有了两个方面的演进,一是有了实体的形象,二是以抽象的牌位来概括神的内容。   中国天神的演进,从结构上讲,形成了以北极-极星-北斗为中心的天神体系。

从形象来讲,成为既有分别又有关联、还可互换的三个方面:一是自然形象,日月即是日月,风云即是风云;二是实体形象,在动物为主的神形时代为动物,如东方七宿为青龙,西方七宿为白虎,在人物为主的神形时代为人物,如《离骚》中的“望舒”和“飞廉”;三是抽象形象,即仪式中的牌位。   如果按文字的演进来对之强为区分,“申”可用来指自然之象,“”可用来指实体形象,“神”可用来指抽象牌位。

中杆之示在远古仪式的演进中,后来成为了牌位之“示”,正好与“申”加“示”为神的主流观念相合。 因此,申定形在神上。

  地上神灵,包含着两个特征:一是地上神灵靠与天的互动而产生神性灵性,因此,以仪式中天地互动的中杆之“示”来命名,《周礼·春官·大宗伯》称为“地示”;二是地上神灵与地域特点相关,从而以特定地域人群的“氏”来命名,中杆之“示”加上氏族之“氏”为“祇”,称为“地祇”。

神:起源、演进、定型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