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西方诗歌

我想要一个软弱的妈妈

2019-07-19 08:54作者:admin

我想要一个软弱的妈妈

1、有没有发现我们身边一直有一位钢铁侠,身体瘦弱却力大无比,性格温柔却力挽狂澜,偶尔生病也把周身所有事务打点的妥妥帖帖。 这位钢铁侠叫:母亲。

只要你唤一声妈妈,她就立即像打了鸡血一样,对你嘘寒问暖,给你满汉全席,为你竭尽全力。 周末带儿子回妈家住了两天,可我们前脚走,后脚妹妹就来电话说妈妈去医院整腰去了,老腰经不起调皮外甥的折腾,早就突出了,这几天正是疼的厉害的时候。

我很吃惊,表示一点也看不出来啊,妈妈依旧把带娃做饭收拾家务全部揽过去了,让我好好玩,说我又上班又带娃好不容易盼个周末,什么也不要管,只管玩。 妹妹说,你回来前妈妈就叮嘱过,腰疼的事不要告诉你,不然你又要玩的不踏实了。 我心里非常内疚,忙着给妈妈打电话问候,可是妈妈仿佛很开心的样子,说现在还年轻能带动外甥就多带带,等老了就帮不到我们了。

这话分明很耳熟。

小时候下雨天妈妈背着我迈过路上的水沟,我怕妈妈累,妈妈会说,现在还能背动,等老了就背不动了。

去外地读大学开学前,妈妈总会往包里塞好多钱,我不想要,妈妈会说,都拿着都拿着,穷家富路,我们在家里,什么都好说,等以后妈妈不能赚了你就养妈妈。 结婚后带着丈夫儿子回娘家,妈妈总会提前准备一桌子好饭,我会说妈妈不用做了,吃不完,可是妈妈会说,趁我还没老,还做的动,给你们多做好吃的,等老了,想做也做不了啊。 ……然而,时光过去这么多年,妈妈牵着我的手一路走来,把皱纹走上了脸,把腰累成了突出,把卫生间堆满了染发剂,把我念叨大了。 她却依然没老。

依然没老到她嘴里说的那样,依然力大无比,会在我生完孩子不能动时一个人帮我完成翻身的任务,依然会想办法赚钱就为了时不时给我塞点零花钱,依然从病床上爬起来为我们张罗饭菜。 我知道,我的妈妈并不是这世上唯一的钢铁侠。 女友霞说,她的妈妈半夜胃疼的厉害,自己一个人用走的,去了五里地外的医院,也不打电话给女儿开车接送。 朋友小明说,二十几年,似乎没听过妈妈说过哪里疼哪天感冒或者哪天心情不好,一直感觉妈妈就是铁打的呀。

同事雪阿姨说,她的妈妈八十多了,每天都固执的去买菜做饭,坚决不同意女儿插手厨房的事,因为她自己明明干的动,让雪阿姨去美容去护肤,不能五六十岁就不注重保养了。 街巷的角角落落,似乎处处是勤劳利索、独立能干的母亲,她们浑身就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时刻准备着为子女的幸福冲锋陷阵。 2、自古,母亲就是和坚强二字划等号的。 这坚强不需要遗传、不需要塑造、不需要督促,这坚强是从婴儿从母体分离那一刻起,自然携带的付出感。

四月份的时候,霞的母亲查出了癌,霞请了长假照顾母亲,有一天,她突然跑回单位把我叫出去,抱着我大哭起来。

她说,她就是出去买个菜的功夫,回来发现母亲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在阳台晾晒刚洗好的床单,母亲隔几秒就锤一下腰,隔几秒就咳嗽一声。

霞很生气,责备母亲为什么不等自己回来再去晒。

母亲干笑着说,又不是什么复杂的活,她还能干,再说她矮,把身子探出窗外晾晒安全,不像霞快一米七的个子重心高,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霞摇着我的胳膊,哭成泪人,说她的妈妈癌转移已到后期,却还是不肯放下手中母亲的大权,事无巨细的安排着打点着一切。

霞真的特别难过,她看到妈妈那坚毅的眼神就觉得特别揪心,她都病了啊,她都要死了啊,她不累么,都坚强了一辈子了,这都病了,能不端着了么。 能不能就安心生个病吧,就拿出个病人的样子来啊,就像我们小时候感冒打吊瓶,撒娇问妈妈要这要那,不高兴嘴一撅就没理由的乱哭、乱发脾气那样。 她真的不想看到母亲就这样刚强的站着,死撑。

哪怕她犯犯浑,哭哭啼啼的问问女儿自己是不是病情很严重,是不是很危险?哪怕她指责一下她为什么没钱没那么多钱给妈妈治病,哪怕她生气怪一下霞没能力怪她不孝都行。

……后来,霞的母亲终于过世了,临死都特要面子,几乎没有麻烦过女儿什么。 就连病入膏肓瘦骨嶙群的时候,还忙着一遍一遍的催霞回家,说没事不要在医院里呆着了,没什么用,快回去吧。

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苦让霞迅速消瘦下去,我安慰霞说:这世上最无能无力的癌啊,要坚强。 霞却哭的更厉害了,说:是,要坚强,妈妈坚强了一辈子,一辈子都没有放松下来,妈妈连被子女反过来像爱孩子那样爱一下的滋味都没尝过,就离开了。 我难受啊。

霞爆发出来巨大的恸哭声,夹杂着悔恨和不舍,诉说着为人子女的无力与痛苦。

霞的母亲是万万不想给孩子添麻烦的,哪怕是人生的最后时光,也要强撑着,在子女面前装着什么都不怕,在她们心里只要你好,我怎样都可以。

可是,这就是母亲啊!生病了倒不下,没钱了倒不下,老了倒不下,甚至癌症了都倒不下,只要子女们还在呼唤着一声妈妈,只要子女们还需要她们,她们就是世上任何事都打不倒的战士啊。

她们把一辈子都揉进了爱里,以母爱之名,用顽强性情,护子女周全,盼子女成长。 她们是钢筋混凝土一般的存在,不在乎风吹雨打的痛疼,不懂得向生活妥协,就知道只要牵扯到你,她们可以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她们可以忍辱负重替你辟航开路,她们可以流血掉肉换你太平安康。

母亲,真的是用生命在爱我们。 3、然而,此刻的霞,发出悲痛的心愿,她是多么期待她的妈妈,是一个软弱的妈妈。

哪怕她前半辈子再坚强,再有能力,她只是希望在她长大之后,在她生病之时,她能弱下来,给霞一个反哺的机会。

她会希望母亲能发生一些转变,希望自己可以时不时的跟父母唠嗑讲道理,可以安排母亲今天去哪玩明天吃什么,甚至可以责怪母亲怎么不听话,擅自做了什么主张。 母爱是一项最伟大的马拉松接力吧,前半程您已经够累了,后半程我想您该停下来散散步,看看风景了。

孩子已经长大,已经拥有了可以为您挡风遮雨的羽翼,您不要再那么拼,软弱一点吧,遇事不用纠结了,交给我,赚钱的活也放一放,交给我,有困难不用强撑了,交给我。

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王帆的演说曾经刷爆朋友圈,她讲的您陪我长大,我陪您变老。 的故事,讲哭了很多人。

身份不变,您还是妈妈,我还是女儿。 可是主语变了,以前是您陪我,现在是我陪您,以前是您在用生命陪伴我、扶持你们,现在请您给我一个用生命陪伴您的机会。

母亲,您真的可以老了,可以卸下身上满副武装的沉重铠甲,放松的晒晒太阳了。 是啊,小时候您教着我吃饭穿衣上学成人,长大了您再调转身份,依着我这颗孝敬的心吃饭穿衣游玩享福,这样,才是母亲与子女间最美好的关系啊。 成人之前,您为我坚强太多,自觉自愿,全知全能,顶天立地。

成人以后,我希望您从此慢下来,我愿意扶您到我背上看风景看世事看变幻,我愿意承受您带给我的所有重量、责任和重担。

愿世间所有妈妈,能在此刻软弱下来,享享清福。

坚强这种事,该我们上场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